人类将来接触的不是外星人,而是外星人工智能机器?

原标题:人类将来接触的不是外星人,而是外星人工智能机器?

“尽管科幻小说中存在许多关于星际旅行的故事情节,但达尔文进化论并没有选择生物在星际旅行中生存。这样的旅行必然会跨越几代人,因为即使以光速在我们银河系圆盘中的恒星之间旅行也需要数万年的时间,而穿过它的光晕则需要10倍的时间。因此,如果我们遇到外星人的踪迹,很可能是以技术的形式出现,而不是生物。”

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家亚伯拉罕·勒布 (Avi Loeb)发表在《科学美国人》上的一篇新研究指出,考虑到太空中生物生命形式的脆弱性,我们与外星人的第一次接触不是一个小绿人、克林贡人或我们尚未理解的奇怪有机体,而是一种人工智能机器

外星文明的人工智能机器!

以目前的技术,如果我们要踏上其他星球,需要厚重的防护服和机器来保护自己免受辐射。我们还需要携带大量燃料、食物、水和其他资源。而且在我们弄清楚人类冬眠或类似超光速引擎之前,我们会受到我们的寿命的限制。以我们现在拥有的推进方式,一个世纪的太空并不能让你走得太远。生物生命形式(可能除了缓步动物)似乎没有特别适合太空探索和殖民的倾向。

另一方面,机器人也有其局限性,导致一些人认为太空中的人类仍然是太空探索的必要条件。但是如果我们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结合起来呢?

尽管地球上的人工智能还没有达到我们需要担心的程度,但现在我们正处于一场人工智能革命的时代,我们看到人工智能越来越聪明,这意味着类似的事情可能在宇宙的其他地方发生。

从我们在地球上的角度来看,人工智能的最初发展速度非常快。

在 1946 年第一台数字计算机 ENIAC 上线后不久,人工智能的第一次实验就出现了。到 1948 年,研究人员正试图制造图灵 B 型机器,即可以动态解决问题的计算机。到 1954 年,第一个神经网络——一种模仿人类神经元结构和决策过程的人工大脑上线了。这可能意味着在其他文明中,不仅仅只是我们自己的人工智能在数字计算诞生后不久出现,无论多么原始。

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听到其他文明的信号呢?一方面,时间和空间是广阔的,相对而言我们才刚刚开始寻找,而且生命也有其他限制。另一方面则是我们经常提出的一种:大过滤器

大过滤器是技术进步产生的问题与它解决的问题一样多的想法。随着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些威胁可能会超过好处,从而导致文明的全面毁灭。有可能我们已经向大过滤器迈出了一步;第一台数字计算机是在 1939 年到 1946 年之间建造的,与第一批核武器的研制时间相同。简而言之,一些文明,无论是通过全球范围的气候变化、核战争还是饥荒,都可能在真正“先进”之前灭绝。

我们今天的人工智能并不太复杂,虽然它在模式识别和过滤方面做得非常好,但这是经过大量训练后的,目前它还没有经历达尔文进化。除非它被编程,否则它不会繁殖,也不一定是有感知的——它更像是一种靠本能奔跑的动物,而不是一个完全具有自我意识的自主实体。

但如果出现一个“奇点”,可以将非生物成分添加到有意识的生物中。这样一来,能够在大过滤器中幸存下来的就是人工智能机器了。这些“外星人”将能够在时间和衰老中幸存下来,它们将配备具有自我学习能力的自我修复机制,使它们能够适应一种机器人生存(适者进化)。

同时因为行星的不稳定性,容易发生火山爆发以及恒星老化等影响。机器人一定不会留在一个星球上,相反,它们很可能会做我们一直渴望做的事情,并朝着星际前进。

一个自主的外星人工智能,是朋友还是敌人?

可能是扁平的或雪茄形的、第一个闯入我们的太阳系的星际物体“Oumuamua”,每 7 小时左右翻滚一次,并且加速的速度似乎比仅靠重力所能解释的要快。Avi Loeb 始终坚持认为它是一个外星探测器,尽管此结论遭到外界的批评,但他认为我们不应该拘泥于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而星际间的探索,最好的方式就是派遣机器人。

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地预见,任何造访我们宇宙的“智慧生物”都不太可能是碳基生命形式。也许我们还没有收到外星人的消息,是因为它们根本不在乎我们在这里,这点尤其适用于机器人。

打个比方:我们会注意地上的蚂蚁吗?如果说地球上人工智能的最新进展值得借鉴,那么更古老的外星文明可能遥遥领先。同理,外星人工智能的视线会放在非常先进技术的迹象上,而我们在它们的雷达上就只是一个小插曲。

这些先进的外星人工智能可能能力超凡,超乎人类的认知或分析范围,以致我们难以与它们沟通。但它们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友好还是恶意的呢?Avi Loeb 建议“三步走”——研究探测器的行为以确定它们正在寻找什么,检查它们如何回应我们的行为,并以一种能促进我们利益的方式与它们互动。

Avi Loeb 提议组建一个由计算、物理和战略领域的顶尖技术人员组成的国际团队提高地球的人工智能水平,和造访地球的外星人工智能机器打交道。他表示:“最终,我们可能需要使用我们自己的人工智能来正确解释外星人工智能。这种体验就像依靠我们的孩子承认他们的计算机技能超过我们来理解互联网上的新内容一样令人谦卑。在决定技术战场的结果时,专业知识和人工智能的质量可能比体力或自然智慧更重要。”

换而言之,我们不能对外星人工智能使用蛮力,我们必须依靠科学家和先进的人工智能来克服来自外星技术设备的威胁。

结论:

纵然,人类未必能够理解一个存在数亿年的外星人工智能,也未必想象到我们与外星人的第一次会面可能不是有生命和呼吸的东西,正如400年前的古人不理解当下的无人驾驶一样,但它们终究会成为人类了解外星文明的关键线索,我们可从而发现其他外星生物,或者到最后发现的,只有数之不尽的残余外星文明机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