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湖水怪是鲸鱼的某种器官?尼斯湖有鱼或有怪,DNA已解开谜团

原标题:尼斯湖水怪是鲸鱼的某种器官?尼斯湖有鱼或有怪,DNA已解开谜团

不管你是否相信“尼斯湖水怪”,这个从未完全证明确实存在的神秘生物已流传了几百年,并且伴有多次目击“证据”。#尼斯湖水怪#

2022年5月25日,一位尼斯湖水怪爱好者 Eoin O Faodhagain 利用距离厄克特城堡海岸线约 500 米的网络摄像头拍到一个至少有18英尺长(约5.4米)和4英尺(约1.2米)高的东西在尼斯湖水面活动。据其描述:“目击只持续了一分钟多,但镜头清楚地显示了一个物体从水中高高升起,先是一个大驼峰,然后是两个驼峰,然后完全消失,最后只显示平坦的水面。”

实际上,这不是今年第一起尼斯湖水怪目击事件。但这些目击(视频)都有一个共同点:画面不够清晰,隐隐约约看到湖面有动静,什么都没看到。

所以又回到了最简单的问题:尼斯湖水怪真的存在吗?

其实尼斯湖水怪是什么的理论比比皆是,过去有一些人猜测尼斯湖水怪实际上只是一条巨大的鳗鱼,或者可能是一根奇形怪状的圆木。也有人认为,尼斯湖水怪是一种史前蛇颈龙,不知何故在灭绝中幸存下来。而在上个月,一种“荒谬”的说法在网上流传开来:尼斯湖水怪可能是鲸鱼的某种器官。

新论点:尼斯湖水怪是鲸鱼的某种器官?

英国德比大学海洋生物学家斯威特(Michael Sweet)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古代的航海家习惯将所见所闻记下来并搭配简单的绘画,是许多海怪故事的源头(即触手和异形附属物从水中出现,让人相信水下有可怕的怪物),但这些画作并不能保证准确性和可信性。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它们可能只是鲸鱼的GG。”

斯威特进一步解释的同时,他还发布了一些相当生动的图像(鲸鱼的果照)来证实他的说法——鲸鱼通常是群体活动,所以当一雄一雌在配对的时,其他成年雄鲸也会游过来争夺配对的机会,争斗过程中,有些鲸鱼就会被掀翻,GG就露出了水面。比如北大西洋露脊鲸与灰鲸的GG在“唤醒”时可长达170到180厘米,常会从水里升起。

斯威特的这条推文在英国小报的转载下,吸引大量网友的眼球:

“这是一条受了诅咒的推特!”

“获得知识是一种祝福,但我很怀疑自己需要这种知识……”

推特火了之后,斯威特马上发表道歉:“我用尼斯湖水怪的图像作为人们用来描述海怪长相的一个例子,我的意思不是尼斯湖水怪是鲸鱼的GG。因为很明显,尼斯湖是淡水湖,所以那里不会有任何鲸鱼。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尼斯湖水怪是一个骗局,这种神秘生物可能从未存在过。”

尼斯湖水怪是否存在、到底是什么?DNA早已解开了谜团!

自1933年以来,尼斯湖水怪一直是世界之谜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当时这种神秘怪物的现象在全球范围内以壮观的方式爆发。从那时起,数以百万计的人涌向这个长37公里,宽2公里、平均深度约200米的湖泊,尝试用声纳设备、飞机、气球甚至潜艇来寻找尼斯湖水怪,但至今一无所获。

坦白来说,这不合理。毕竟“相对贫瘠”的尼斯湖不适合大型动物生存,何况还隐藏了1000多年。

后来在2019年秋天,新西兰奥塔哥大学遗传学家兼尼斯湖猎人项目团队负责人尼尔·格梅尔(Neil Gemmell)采取了“另辟蹊径”的方法,调查尼斯湖的环境DNA

那什么是环境DNA?正所谓“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每当动物在环境中移动时,它都会留下身体的一小部分有机组织,比如脱落的皮肤、毛发、尿液和粪便等等。反过来,DNA检测技术就能够识别这些生物,并且可以包含环境中的动物数据库。

而早在1990年代起,环境DNA就被生物学家应用于跟踪入侵物种、寻找罕见物种等领域。比如,北美五大湖鲤鱼泛滥的范围是通过环境DNA 监测的,波罗的海也通过环境DNA检测验证了长鳍领航鲸的存在……如果尼斯湖真的存在什么水怪,那么它肯定会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其留下的痕迹必定会保留在湖里沉积物中。

言归正传,格梅尔团队在尼斯湖各个水域及最深处采集了250 个水样,接着对每个样本的 DNA进行捕获、提取和测序,然后与全球 DNA 数据库进行比较。结果显示,尼斯湖中约有 3000 种物种,而且大多属于微观层面物种。

另外样本还包括11 种鱼类、20 种哺乳动物(如鹿、獾、狐狸、兔子、田鼠等)和 3 种两栖动物。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没有爬行动物的 DNA。

不过团队有个特别的发现——每一个水样中都发现了鳗鱼的存在,即意味着尼斯湖存在大量的鳗鱼。而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鳗鱼为单颌鳗(Monognathus),体长可达4米。

换句话来说,尼斯湖水怪是不存在的。如果有,也只能是一条大鳗鱼(尽管不大可能,但合理)。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格梅尔的结论。比如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我不认为这是尼斯湖水怪不存在的确凿证据。让我这么说吧,我灵魂的一部分仍然渴望相信。”

之所以会这样,从心理学上讲是一种“认知失调”。不管你摆出什么样的科学证据,相信尼斯湖水怪存在的人始终相信其存在。因为放弃他们最喜欢的理论,会令其产生一种认知上的不适感。为了克服不适,他们又反过来试图解释科学证据。所以对他们来说,科学证据并不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